微创拔牙术与传统拔牙术在下颌阻生智齿拔除中的比较研究

    目的评价下颌阻生智齿拔除中微创拔牙术与传统拔牙术的差异。方法将120例符合实验条件的患者随机分为两组,微创组采用高速涡轮机头和微创拔牙刀的微创法拔除,传统组采用传统法拔除,比较微创拔牙术和传统拔牙术在术中和术后患者的畏惧率、拔牙窝形变率、术后反应率(疼痛率,肿胀率)等。结果微创组和传统组的病例观察对比结果显示患者的畏惧率、拔牙窝形变率、术后反应率(疼痛率,肿胀率)均明显低于传统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微创法拔除下颌阻生智齿具有明显的优越性,值得在临床应用中大力推广。    关键词 微创拔牙术; 下颌阻生齿; 拔牙    中图分类号 R782.1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6805(2013)22-0019-02    在口腔科临床工作中,为治疗智齿冠周炎或由智齿引起的食物嵌塞,必须拔除下颌阻生智齿。传统的方法拔下颌阻生智齿,常常引起患者肿胀疼痛,给患者带来较严重的不适和畏惧。随着口腔技术进步和理念的发展,加上广大口腔患者对口腔医学求的提高,微创拔牙的理念开始应用于口腔临床。为了客观评价下颌阻生智齿拔除中微创拔牙术与传统拔牙术的差异,选取2010年1月-2011年6月到笔者所在医院口腔科就诊的拔下颌阻生智齿的患者120例,分别采用了微创拔牙法和传统的拔牙法拔除下颌阻生智齿,并进行了比较研究,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年龄20~35岁符合临床牙拔除适应症的无松动度、无大面积龋坏的下颌阻生智齿患者120例,按就诊序号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两组,每组60 例。两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微创组和传统组一般情况比较见表1,微创组和传统组下颌第三磨牙阻生齿的分类见表2。 
  1.2 操作步骤 
  微创组采用高速涡轮机头和微创拔牙刀的微创法拔除,传统组采用传统法拔除。拔牙前详细询问病史,排除拔牙禁忌证,与患者进行良好的沟通,尽量消除患者的畏惧心理,摄口腔曲面断层片,了解阻生齿的位置、牙冠与邻牙和牙根与下牙槽神经的关系,做好拔牙前的阻力分析。使用进口必兰麻阻滞麻醉,使用1%碘伏消毒术区皮肤和口腔黏膜消毒,铺洞巾。切开并分离软组织,充分暴露术区牙齿和周围的牙槽骨。其中微创组,使用专用的高速涡轮机头配合专用长车针充分去除覆盖在牙冠表面的骨组织,充分暴露牙冠,如果阻生齿与邻牙阻力较大,磨除部分阻生齿牙冠,去除牙冠阻力,再将牙冠和牙根分开,如果是多根牙,将牙根从根分叉处分根,将多根牙分成单根1。以上使用高速涡轮机头操作必须使用有独立水源的无菌蒸馏水或生理盐水降温,操作时求视野完全清楚,避免盲目操作,防止邻近组织的损伤。经过上述操作,去除了骨阻力和邻牙阻力,而且多根牙变成单根牙,再使用微创拔牙刀(original luxator)插入牙根与牙槽骨之间的牙周膜,围绕牙根周围切割,切断牙周膜,使牙根松动并拔除患牙2。使用微创拔牙刀(original luxator)时,动作稳,必须有支点,避免器械打滑,造成周围组织的损伤。传统组使用骨凿去除骨阻力及劈开牙体,将牙根及牙冠阻力去除,再将牙挺置于牙与牙槽骨之间的间隙,使用锤子敲击法使其楔入,最后使用杠杆作用力将牙挺出。微创组及传统组将牙拔除后,均使用刮匙搔刮拔牙窝,彻底清除拔牙窝内的牙碎屑和脱落的骨屑,将拔牙创口的牙槽骨和黏膜复位,缝合及压迫止血,口服抗生素常规抗感染治疗3 d,拔牙后常规医嘱,7 d后复诊拆线。手术均由同一名对口腔颌面外科拥有丰富经验的医师完成。 
  1.3 观察指标 
  比较微创拔牙术和传统拔牙术在下颌阻生智齿拔除术中应用的术中和术后患者的畏惧率、拔牙窝形变率、术后反应率(疼痛率、肿胀率)等方面的差异性。 
  1.4 拔牙后并发症的判断标准 
  在拔牙操作中仔细观察并作记录,拔除患牙后拔牙窝的形变情况,采用2级评分“完整或较轻损伤”、“中等损伤或较重损伤”。患者畏惧率的检测是通过调查问卷的方式让患者填写,程度分度为“无或很轻”、“中等或重”。复诊时注意询问并记录术后反应情况(肿胀、疼痛等),均采用2级评分“无或轻度”,“中度或重度”。 
  1.5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18.0软件对所得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x±s)表示,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比较采用字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经字2检验微创组和传统组患者的畏惧率、拔牙窝形变率、术后反应率(疼痛率,肿胀率)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提示微创法较传统拔牙法具有明显减轻术中术后反应的效果。详见表3、表4和表5。    3 讨论    下颌阻生智齿的拔除是口腔科临床上较常见的外科手术之一,因口腔解剖结构复杂,操作空间有限,拔除困难,使用器械繁多,在传统的拔牙手术过程中的“敲、凿、劈、撬”等操作,会不可避免地造成术区软、硬组织不同程度的损伤,拔牙后患者常有疼痛肿胀等不良反应3,给患者带来较大的精神和身体的痛苦,常常使患者就医前就背负极大的心理压力,甚至到“讳疾忌医”的地步4。为了减少治疗过程中给患者带来不必的痛苦,引进微创理念,将拔牙过程中对患者可能造成的损伤减少,将使患者就医体验提升,同时改善患者对医生的信任度和满意度。    下颌阻生智齿的拔除过程就是解除阻力的过程。下颌阻生智齿拔除阻力包括软组织阻力(牙龈和牙槽黏膜阻力)、邻牙阻力和牙槽骨阻力。软组织阻力通过切开翻瓣去除。邻牙阻力常见于近中阻生和水平阻生下颌阻生智齿中,传统方法需用劈冠器将下颌阻生智齿牙冠劈开,但使用力度和劈冠器的放置角度难以控制,如果操作不当,容易造成邻牙损伤并可能造成下颌骨骨折的严重并发症,在操作过程中患者体验极差,且对拔牙产生严重的恐惧感。    本实验采用的微创拔牙术是用高速涡轮手机和钻头代替了传统的骨凿和劈冠器,更加方便地磨除骨质、切割牙齿,不仅明显降低了手术操作引起的创伤,而且,去除牙阻力和骨阻力的过程精确,引起的创伤可控。而且高速涡轮手机的降温水源应采用独立的无菌水源供水,减少可能的感染。之后再用Luxator微创拔牙刀插入牙根和牙槽骨间隙切断牙周膜,挤压牙槽骨,使牙根和牙槽骨分离,从而轻柔地拔除牙根。这种操作避免使用牙挺撬动的杠杆力量,防止牙槽骨折裂,损伤程度轻微,拔牙创口可以较短时间愈合,从而减轻了患者的术后反应。本实验较先采用患者调查问卷方式由患者自主评手术感受,结果表明微创拔牙不只是给患者带来了生理微创,还给患者带来了心理微创,使患者对拔牙手术更容易接受,提高了患者的手术体验。近年来,国内的同行5-8,也就类似的课题分别进行了研究,同样得出了相似的结果。    总之,微创法拔除下颌阻生智齿具有明显的优越性,较为好的实现了生理微创和心理微创,值得在临床应用中大力推广。    参考文献    1邱蔚六.口腔颌面外科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571-76.    2张雪洋,胡飞.Luxator微创拔牙刀的临床研究J.国际医药卫生导报,2007,13(2)20-22.    3周宏志.拔牙并发症预防及处理J.中国实用口腔科杂志,2010,11(3)650-653.    4王钺,王琴,王东,等.医学生与理工科学生牙科畏惧症调查结果的对照分析J.现代口腔医学杂志,2001,6(4)315.    5王琳.微创拔除下颌复杂阻生第三磨牙180例临床观察J.医学综述2010,9(17)2715-2716.    6胡开进.微创拔牙理念及技术操作J.国际口腔医学杂志,2011,5(38)249-252.    7胡开进.微创拔牙技术J.现代口腔医学杂志,2010,15(24)241-243.    8辛彩虹.微创拔牙应用体会J.临床医药实践杂志,2008,4(17)251.